<code id='klhed'><strong id='klhed'></strong></code>

    <fieldset id='klhed'></fieldset>

      <ins id='klhed'></ins>

      <dl id='klhed'></dl>
        <i id='klhed'></i>

          <acronym id='klhed'><em id='klhed'></em><td id='klhed'><div id='klhed'></div></td></acronym><address id='klhed'><big id='klhed'><big id='klhed'></big><legend id='klhed'></legend></big></address>

        1. <i id='klhed'><div id='klhed'><ins id='klhed'></ins></div></i>
        2. <tr id='klhed'><strong id='klhed'></strong><small id='klhed'></small><button id='klhed'></button><li id='klhed'><noscript id='klhed'><big id='klhed'></big><dt id='klhed'></dt></noscript></li></tr><ol id='klhed'><table id='klhed'><blockquote id='klhed'><tbody id='klhe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lhed'></u><kbd id='klhed'><kbd id='klhed'></kbd></kbd>
          <span id='klhed'></span>

        3. “我是黨員,我先上”

          • 时间:
          • 浏览:14

            “我是黨員  ,我先上”

            ——記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黨員群體

            光明日報記者劉小兵章 文晉浩天

            一封封帶著鮮紅手印的請戰書、一個個迅速打包完畢的行囊、一張張無比堅定的面孔……2020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武漢疫情的迅速發展  ,牽動著每個中國人的心  。這場與新冠肺炎疫情的舉國之戰  ,前線就在武漢  。

            到前線去  !到武漢去 !人民軍隊聞令而動  ,迅速組成瞭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  。從除夕夜抵達至今 ,這群可敬可愛的人民軍醫與武漢人民並肩戰鬥  ,在最困難、最危險的崗位上  ,他們勇敢地把使命責任扛在肩上  ,把人民的安危記在心上 ,抱著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決心 ,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著黨員兩個字的真正含義  ,讓黨旗在抗擊疫情一線高高飄揚  。

             “這是一種本能 ,就像戰士聽到瞭沖鋒號”

            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責任 。

            1月24日  ,馳援武漢的軍令一下達  ,部隊黨員紛紛向黨組織遞交瞭請戰書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年輕護士郝婉婷在出征之前  ,翻看瞭同事們遞交的請戰書 ,她發現大傢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是一名共產黨員  。”

            面對新冠肺炎重大疫情 ,軍隊醫療戰線的共產黨員義無反顧地喊出——“我是黨員 ,我先上” 。

            “我是共產黨員  ,我從事的就是呼吸病與重癥醫學救治工作  ,這方面的經驗比較豐富 。”出征動員儀式後  ,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隊員、長海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醫師董宇超當即表態 ,一定不辱使命完成好任務  。有著36年黨齡的感染病學專傢毛青是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首席專傢  ,曾先後參加過抗擊非典和埃博拉病毒  ,他說:“我是黨員、軍人、醫生  ,這個時候我不上  ,誰上 。”

            空軍軍醫大學唐都醫院門診部主任仲月霞和消化內科主任王新是一對夫妻  ,他們都經歷過援非抗擊埃博拉病毒、抗擊非典等重大任務 ,兩人第一時間遞交瞭請戰書  ,一同登上飛機奔赴前線  。“沒想那麼多  ,執行瞭那麼多次急難危重任務  ,我們是黨員  ,肯定要上  。這是一種本能  ,就像戰士聽到瞭沖鋒號  。”仲月霞說  。

            一批批黨員骨幹  ,帶頭進入病區查房、展開護理工作……爭著幹最艱巨的任務 。

            2月2日凌晨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趙亞蕓滿臉疲憊地走出病房  。打針、輸液、監測生命體征、記錄病情變化……她和5名戰友在4小時的夜班完成瞭45名患者的護理任務  。已連續多日奮戰的她有些體力不支  ,護士長李芳讓她稍坐片刻 ,誰知她在治療室窗邊的椅子上一坐下就睡著瞭  。

            和許許多多黨員共同戰鬥在疫情防控一線  ,讓年輕的醫療隊隊員吳昱齊真切地感受到  ,共產黨員是沖鋒在前的骨幹力量  ,給人以信心和勇氣  。“我也想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  。”日前 ,吳昱齊鄭重地向黨組織遞交瞭入黨申請書  。

             為“黨員”二字作出最生動的詮釋

            部隊走到哪裡  ,支部就建到哪裡  。

            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和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在出發之際  ,即成立瞭3個臨時黨委和10多個臨時黨支部  。

            抵達武漢後  ,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臨時黨委根據疫情防控的實際需要  ,針對醫護人員重新編組、分班工作等實際 ,對原有的基層黨支部設置進行瞭優化 ,並細化瞭工作事項  ,確保各支部集中統一、步調一致  。

            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隊長劉斌值班時  ,發現一線護理人員工作任務十分繁重  ,便帶著病區護士長逐條研究護理記錄表單 ,優化護理操作流程  ,統一護理記錄規范  ,使醫療隊工作效率得到瞭進一步提升  。

            置身最危險的病區  ,時刻都有緊急情況需要處理 。“支委集合  !”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隊長兼支部書記張侃 ,親歷過汶川抗震救災  ,是一名實戰經驗豐富的衛勤指揮員 。面對復雜局面  ,他召開瞭首次支委會 。醫療隊員如何分工、突發情況如何快速有效處理、交接班等環節如何做到無縫銜接……張侃瞭然於胸 。支委會上  ,大傢集思廣益  ,方案很快成形  。正是依靠著堅強有力的組織領導  ,醫療隊各項工作有條不紊、高效開展  。

            越是在緊急關頭、非常時期  ,越是在嚴峻的挑戰下、特殊的環境中  ,越能彰顯黨組織和黨員的獨特作用 。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專傢曹國強堅持每天指導治療 ,逐個查看病人;腳背上打瞭鋼板的護士長黃舒  ,每次進入污染區一幹就是6小時……他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為黨員二字作出最生動的詮釋  。

             “越是危險  ,指揮員越要靠前指揮”

            明知有危險 ,卻天天戰鬥在最前沿  。這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各級負責人的共同工作狀態  。

            “越是危險  ,指揮員越要靠前指揮  。”每次進入病區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專傢徐迪雄都要穿上密不透風的防護服、戴上口罩和護目鏡走在最前面  ,確認安全後才讓其他醫護人員進入  。在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 ,細心的隊員發現  ,駐地人員最集中的出入口  ,經常看到戴著口罩和橡膠手套的隊領導 ,為進出人員洗消和測量體溫 。

            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護理組組長宋彩萍  ,是隊員眼中的“鐵娘子”  ,負責整個醫療隊護理工作的籌劃、實施、推進  ,忙得常常顧不上吃飯、睡覺 。為瞭將武漢金銀潭醫院普通病房改造成傳染病房  ,她帶著兩名有援非抗埃經驗的醫護人員研究病區結構 ,繪制流程路線圖 。在她的帶領下 ,不到24小時即完成改造任務  ,為及時收治患者贏得瞭寶貴時間  。

            1月29日  ,武昌醫院傳來一個好消息——醫院對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效率大大提高 ,檢測數量從最初的每天20例擴大到120例  。這背後  ,凝聚著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隊長王生成的汗水  。王生成第一次與武昌醫院對接時  ,看到患者和傢屬焦急的目光  ,感到無比揪心 。他立即派軍醫周磊等4人協助醫院攻關  ,僅用1天時間就在大傢認為不具備條件檢驗的武昌醫院建立開展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  ,為重癥感染患者搶得治療時間 。

            1月26日下午  ,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臨時黨組織決定將五樓病房新辟為收治病區 ,指定由臨床經驗豐富的楊仕明教授擔任病區主任  。楊仕明二話不說  ,一頭紮進病房和隊員一起搬運物資、洗消防護  ,為收治患者忙前忙後  。他說:“作為黨員 ,為瞭黨和人民的利益 ,必須沖鋒在前  。”